Connect with us

未分类

春季珠峰攀登新闻汇总:K天王26小时速攀记录&希拉里台阶的谜

2017 年春,这个攀登季节里,新速攀记录、对希拉里台阶是否消失的臆测以及让人扼腕的大量事故都在吸引着公众的目光。

摄影/Gunther Hagleitner 来源/Flickr

 

今春的珠峰并不平静。

 

2014 年(因雪崩)和 2015年(因地震)两次无果之后,攀登者们揣着今年的攀登许可重返珠峰。作为登山记者和珠峰专家的 Alan Arnette 估算,目前在喜马拉雅山两侧已知的山峰已逾 350 座,同时尚有 150 座远未进入人们的视野。这个攀登季节里,新速攀记录、对希拉里台阶是否消失的臆测以及让人扼腕的大量事故都在吸引着公众的目光。

 

2014 年 4 月 18 日 珠峰雪崩。摄影/Uwe Gille 来源/Wikipedia

 

Kilian Jornet 打破速攀记录

 

超跑者 Kilian Jornet 宣布了自己无氧无固定绳索速攀珠峰的新纪录。他的网站发布,Jornet 用时 26 小时,从大本营( 5364 米)通过标准路线登顶( 8848 米)。他的原计划是下撤到绒布寺,但因当时身体不适,临时改在前进营地( ABC )休息。

 

Jornet 说:“上升到 7700 米时我感觉非常好,一切都按计划进行,但之后我开始感觉不适,可能是因为感染了胃肠病毒。之后我的速度就慢了下来,并且常需要停下来休息。我最终在午夜到达了顶峰。”

 

Jornet 用时 26 小时登顶珠峰。摄影/Courtesy Suunto

 

虽然多数 8000 米级山峰的速攀记录都是包含往返全程的,但 Jornet 的单程登顶时间也着实出色。据 Alan Arnette 报道,此前的速攀记录是 1986 年瑞士登山家 Jean Troillet 和 Erhard Loretan 用时 37 小时创造的。他们从大本营到顶峰(再回到大本营)的往返用时是 43 小时。

 

希拉里台阶消失?

 

在 2015 年的尼泊尔地震之后,许多人推测珠峰峰顶前 12 米长的裸露岩层——著名的希拉里台阶已经坍塌了,但其上覆盖的一层薄雪让真相难以辨认。在 5 月 16 日完成了第六次登顶珠峰之后,英国登山者 Tim Mosedale 宣称希拉里台阶确实消失了。他告诉《卫报》记者:“事情是去年报告的,而且我去年确实攀登了珠峰,但因其上覆盖着雪层,我们无法确定台阶是不是消失了。但是今年,我可以确定地说这块叫做希拉里台阶的大石头绝对不在那了。”

 

2010 年登山者从希拉里台阶下撤。摄影/Bradley Jackson 来源/Flickr

 

然而也有相反的声音称,希拉里台阶仍然健在。夏尔巴 Pasang Tenzing 向美联社报告称,主攀登路线被移为绕过希拉里台阶,改变了原走向,“我们决定沿山脊走,而非穿越或横切通过那个部分。这就是为什么大家感到困惑的原因。那块石头现在被很厚的雪埋在下面”。

 

希拉里台阶,左为 2016 年,右为 2014 年。图片来源/David Liano

 

Alan Arnette 对比了地震前后的照片之后称,“那里似乎确实有个长雪坡,而且在我看来留给攀登者的巨大石头似乎被‘挪动’了”。不过他也没有给出定论。希拉里台阶的存在与否恐怕还要争论一些时日。

 

未经最终确认的高死亡人数

 

虽然确切的数字还有待确认,但随着大量攀登者的涌入,2017 年珠峰攀登季节也确实迎来了多起事故。

 

  • 尼泊尔登山者 Min Bahadui Sherchan ,85 岁,在大本营等待天气窗口时死于高山病。

 

  • 著名登山家 Ueli Steck 在珠峰—洛子峰穿越中遇难。

 

  • 印度人 Ravi Kumar ,27 岁,失踪后遗体被夏尔巴发现。据美联社报道,他在路线上坠落了近 200 米。救援队未能回收他的遗体。

 

  • 来自阿拉巴马州乔治亚城的医生 Roland Yearwood 今年第二次尝试攀登珠峰,被 NPR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报道死于恶劣天气。

 

  • 路透社报道,澳大利亚攀登者 Francesco Marchetti 在近 8300 米时死于高山病。

 

  • 路透社报道,斯洛伐克人 Vladimir Strba 死于 8382 米一处被称作“露台”的区域。尼泊尔旅游部门官员 Gyanendra Shrestha 称 Strba 意外身故的原因仍不清楚。

 

  • 夏尔巴在一顶帐篷中发现了四具遗体。据《喜马拉雅时报》报道,死者为两名夏尔巴和两名外籍攀登者,死因疑为窒息。尼泊尔官方对此新闻表示怀疑。据 AP (美国联合通讯社)称,当地旅游部官员 Durga Dutta Dhakal 发表声明称未曾收到此四人失踪的报告,而且如果此四人到达过该区域,会被其他攀登者发现。他还表示:“我可以确定这些遗体不是这个季节的攀登者。”目前,真相仍不明确。

 

 

本文编译自 Climbing.com《2017 Everest News: Crowds, Speed Record, Hillary Step Mystery, and Accidents》

More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