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装备

装备|正确使用攀岩镁粉,愿摩擦力与你同在

一篇严肃的科普贴,关于镁粉必须知道的四个事实。

关于攀岩镁粉的第一个事实是:它减少摩擦力。

2001 年伯明翰大学做了一项研究,参与者手握一块石头,分用镁粉和不用镁粉两组,同时用一股力往外拉石头,他们发现用镁粉反而减少摩擦力。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用镁粉?因为它能干燥你的手。跟一个汗手的摩擦力比起来,干燥的、尽管沾了镁粉的手还是摩擦力更大。这意味着干燥能力是一款镁粉最基础的考察标准。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镁粉”要叫“镁粉”?

它的英文名是 “chalk”,中文名源自它的成分,碳酸镁,化学式 MgCO₃。它化学性质稳定,无毒无味,具有吸水和吸油性,才被体操、举重,以及攀岩人使用以保持双手干燥。碳酸镁质量有高低之分,好的吸水吸油能力更强,也有更长留存时间。根据 99boulders 的一篇评测,一家叫 Frictionlab 的公司所生产的镁粉质量最高,但也价格最贵。为了增强镁粉的吸水吸油能力,有些厂商在碳酸镁之外加入干燥剂,比如 Metolius 的 Super Chalk。每家厂商的镁粉所使用原料和配方都不同,这直接影响到功能发挥,在选购时应该看好。

                                                                                ↑据说是世界上最好的镁粉 Frictionlab 
有些镁粉其实不是粉。
攀岩镁粉有三种形态:散粉、粉块和液体粉。

左为粉块( Chalk Block ),右为散粉( Loose Chalk )。其实二者本质上一个东西,散粉即为被挤碎的粉块。在使用上二者有细微差别,比如粉块装起来更方便,不会像散粉一样撒得到处都是。但也难免有人懒得把粉块挤碎,各有所好吧。

还有一种是液体镁粉( Liquid Chalk )。除了碳酸镁外,它混入了酒精。原理是涂到手上后酒精挥发,其中的碳酸镁就留在手上,它比固体镁粉留存时间更长。但有些人很不喜欢(或不习惯),其中一个原因是几乎不可能在攀岩过程中使用。它一般被用于长时间指力板训练这种场合。

除以上三种外,市面上还卖一种叫镁粉球( Chalk Sock )的东西。顾名思义,它是一个装了散粉的“袜子”,手摩擦“袜子”时粉会从里面挤出来,起到干燥的目的。它的好处是攀岩人每次把手伸进粉袋后不会带来一阵镁粉风暴,同时也减少镁粉从粉袋里漏出的可能性,更节约环保。

用这么久镁粉,可能你一直都用错了。

在攀岩装备中,镁粉可能是最不受重视的一个。原因很简单,镁粉用错了不像用错安全带那样有性命之忧。

最常见的错误是,把镁粉涂得哪儿都是,比如放在脚点上。攀岩鞋的原理是鞋头橡胶和岩石间的摩擦力,如果中间隔了层镁粉,只会更打滑。其实镁粉运用在手指上即可,因为这是与岩石接触的部位。

还有人用对了地方,但用得太多。理由同上,镁粉的作用是干燥,太多镁粉反而降低摩擦力。这是为什么有些攀岩人,比如 Tommy Caldwell,用完镁粉后在指尖轻轻一吹。

另一类常见错误倒跟攀岩表现无关,但也很重要。

在岩馆这种封闭空间,镁粉的错误使用带来空气污染问题。

即便是纯净、高质量的碳酸镁,吸入人体总归不好。更何况有些镁粉混入干燥剂,它可能不会杀了你,但肯定没好处。国内生产的镁粉就更难说了,你不知道里面都混了些什么。这是为什么讲究的岩馆要求使用镁粉球甚至液体岩粉。如果你的当地岩馆没这个要求,你也应该在用粉时小心一点,别每次上粉都把周围弄得乌烟瘴气。

                                                                           ↑擦完粉拍什么手啊,这时候 PM 10 和 PM 2.5 得有多高。
在野外的问题是有人喜欢用镁粉在线路上做记号。记得我第一次去阳朔白山,岩壁还没顾得上看,首先看到的是满墙的粉点。首先这很丑,其次,这可能破坏后人的攀爬体验。 野外攀岩的一大乐趣是找点,如果点都被刷上白粉,跟岩馆还有什么区别?不在岩壁上用岩粉留记号,这是全球攀岩地共同认可的伦理道德,即便你为了红线不得不这样做,在完成后最好擦干净。有些攀岩地做得更极端,比如捷克的砂石岩高塔攀岩地,那里干脆禁止使用岩粉。

以上种种之外,我发现镁粉还有个特殊功能——冷静剂。爬一条线到难点时,手往粉袋里一伸,顿时觉得充满了 sending 的力量。我发现很多攀岩人都有这个习惯,尽管不需要镁粉,也会往腰后的粉袋里抓。这几乎成为攀岩中的一种仪式,等于在说:愿摩擦力与我同在。

More in 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