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技能

攀岩线路难度怎么来的?

正确了解线路难度的意义,但并不需要迷信数字



某种程度上,相较其他活动,攀岩可以说是一项“等级”分明的运动了, 5.9 的选手总是会在 5.10 级别的线路上磕磕绊绊,而能爬 5.10 的选手又总觉得 5.11 以上简直望尘莫及。


可有时候这些数字又不可避免地存在争议和偏差。


比如,小明在本地岩场能爬 5.11+ ,终于兴高采烈地开始自己的第一次攀岩旅行,发现在那里连 5.10 都爬得吃力,怎么回事?为什么同样的难度系统,代表的线路实际难度却差这么多?攀岩难度由谁定?怎么定出来的?(敲黑板)今天我们就来回答这些问题。


难度是什么?


国内岩友熟悉的 5.xx 难度系统来自美国,它叫优胜美地难度体系( Yosemite Decimal System,YDS ),它由两个部分组成,“ 5. ”以及后面跟着的数字及字母。后半部分从 0 开始,上至 15d 。 为什么前面是 5 开头,没有 1-4  ?因为这个系统一开始被用来给步行、徒步和攀爬分类,1-4 不是攀爬,真正的攀爬从 5 开始。在运动攀中基本不会遇到 1-4 的情况,在传统尤其高海拔攀登中较为常见,国内新疆可可托海的线路便有不少三级、四级部分。


所以这里的 “5” 代表技术性攀登,这是攀岩的起点。一开始这个系统是封闭的,从 5.0 到 5.9 ,后者被认为是人类所能企及的难度极限。后来的攀登者不断突破这个极限,数字便也跟着一路上涨, YDS 也成为一个开放系统。当这个数字涨到 10 时,开始在后面跟字母,分别是 a/b/c/d ,越往后代表线路越难。比 10d 更难便用下一个数字表示,5.11a 。


除 YDS 外,国内也用法式难度( French numerical grades )。它从 1 开始,每个数字后也跟字母,但只有 a/b/c 三个,此外也会用加号 “+” 。如果比 6c 难,但还不到 7a ,便称之为 6c+ 。究竟何地地方用何种难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开发者是谁。贵州格凸的主要开发者之一是法国人 Oliver 和法国攀岩装备厂商 Petzl ,所以主要采用法式难度。在国内, YDS 比法式难度更常见。


格凸采用法式难度。图片来自格凸路书。


除这两种难度系统外,世界上还有很多不同难度衡量标准。比如英国使用英式难度,它以“简单”、“中等”、“难”、“极端”等来表示;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巴西只用纯数字,最简单的从 1 开始,上不封顶;国际攀联也出了难度体系,在其影响较大的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用的比较多。


需要说明的是,以上只针对徒手攀登( Free climbing ),既不包括抱石运动,也不涉及辅助攀登( Aid climbing )和高海拔攀登( Alpine climbing )。


这里是各种难度的对照表,可以存下来做换算用。大多数攀岩路书上也都会附难度换算表,方便世界各地的岩友查阅。

↑图片来自 Wikipedia


难度谁来定?


一般而言,难度由首攀者决定。这意味着,一条线路最终得到哪个数字,与首攀者的个人情况息息相关。这包括首攀者的攀爬能力、强弱项、攀爬经验等等。


举个例子,比如一条线的首攀者是身长一米八,臂展一米九的壮硕男性,他定级为 5.10 的线路对个子只有一米五的人而言便很可能点太远,线路难不少。或者一位体重 50 公斤不到的妹子首攀了条以小扣扣为主的线路,一位体重 80 公斤的大汉来爬可能会发现难很多。在裂缝线路中尤其如此。每个人手、脚、臀部、大小腿的尺寸皆不同,如果首攀者有只大肉手,他的手塞可能是小手人们的涨拳,这也会影响攀爬者对线路难度的感知。


这算是无可避免的个体差异,还有一种情况是首攀者的个性做法。一个例子是黎明的线路“飞跃彩虹”( Over the Rainbow ),这是一条大仰角(某些部分为屋檐)、从手指一路到宽缝的线路,首攀者是西班牙人 Raúl Saúco ,他将难度定为 5.10b 。如果你不傻,看到这条线便会意识到它肯定不是 5.10 。Raúl 觉得这样很好玩,路书作者只能在线路描述后加一句“有些人认为实际难度比这难”。


↑新版黎明路书改正了难度,为5.12。图/纪云


其实攀岩圈有一个专门的词称呼这种难度,叫 “sandbag” 难度,“沙包难度”。想象爬一条线时有个沙包挂在身上,肯定会难得多。这个俚语指一条线路的实际难度比所定的难度难得多。如果你去外地或外国攀爬,看到路书里有这个字眼,就得三思了。如果发现哪位首攀者喜欢给线路定”沙包难度“,看到他(她)的其他线也多长个心眼。


↑此图形象地解释了什么是“沙包”难度。图片来源见图左侧。


即便在同一攀岩地,你对不同线路的难度感知也不同,因为线路难度由不同的首攀者定出。这是为何每本路书在开头皆黑纸白字写明:“难度是主观的”。将这点放在心里,待你拿着路书站在岩壁下考虑爬哪条线时,将能帮忙做出更好判断。


难度怎么定?


难度是首攀者对线路的感受,这个感受是基于红点还是视攀( Onsight )呢?这是有争议的地方。事实是,两种做法的人都有,也都各有理由。支持根据红点定难度的人认为这更能反映线路的真实难度,它意味着攀爬者已经知晓线路的每个动作和难点。支持以视攀的人认为这样对其他没爬过这条线的人而言更具参考性。大部分情况下,攀岩圈还是用红点时的感受来定难度,尤其对难线而言。


除了线路本身的动作难易度外,线路长度、有多少休息处都会影响到攀爬者对难度的感知。如果一条线很短,在定难度时会着重考虑线路的最难动作;如果很长,首攀者很可能将它对攀爬者耐力、连接动作能力的要求也考虑在内。因此,很多时候,你会发现短线的动作更难,长线反而没有那么难的单个动作。


尽管无法改变难度是主观的本质,负责任的首攀者会在定难度时考虑诸多因素,以期让它更具参考性。


拿 Adam Ondra 的 5.15d 线路“寂静”(Silence)来说,为什么说这是世界上最难的线了?因为 Ondra 这个首攀者认为如此。 Ondra 并非任性妄为,他在这条线上花费的时间比之前所有磕过的线都多,也感觉它比自己爬过的5.15c线路难得多(他已经完成三条该难度级别的线路)。这种横向比较是首攀者常用的参考之一。


↑Ondra 攀爬世界最难线路“寂静”。图/ The British Mountaineering Council


不得不提一句,对这种极具标志性意义的线路,不管是一个国家最难的线路,或世界最难线路,首攀者在定级时往往会深思熟虑,有时会虚心请教其他攀岩人的看法。即便强壮、有公信力如 Adam Ondra ,“寂静”的难度被最终确定还需要等其他人重复这条线,因此很多文章里会注上“难度有待被确认”。 Ondra 对这条线的难度颇具信心,有些首攀者对难度不是很确定,会给出一个建议难度,有时这种难度后面跟了个问号“(?)”,意味着需要等更多人完成后再给它定级。


这种横向比较看似客观,也有其局限性,其中之一便是时代。大家都知道 Chris Sharma 是世界上第一个完成 5.15a 难度的人,殊不知比他早 5 年,德国攀岩人 Alexander Huber 就完成一条叫 “Open Air” 的线路,他当时给线路定的难度是 9a(5.14d)。多年以后 Adam Ondra 二攀这条线,将它升级为9a+,即5.15a,表示这样更符合“新派难度”( “new school” grading situation )。


德国岩者 Alexander Huber 是个传奇,他不仅在运动攀中作出巨大突破,也首攀优胜美地很多经典线路(如“金门大桥”、“自由骑士”等),同时在高海拔攀登中也成就卓越。

图片来自 Wikipedia。


Alexander Huber 被升级的线路不仅这一条,还有 Weisse Rose 和 La Rambla ,他最先将这两条线都定级为 8c+(5.14c),因为那时他的横向比较目标是 Action directe ,当时后者被认为是这个难度的标杆。“我的这两条线没比 Action directe 难那么多,所以定了同样难度”, Huber  解释。后来 Action direct 被升级为 9a(5.14d),Weisse Rose 和 La Rambla 也跟着升级难度,La Rambla 现在是标志性的 9a+(5.15a)。


不是所有的“老派”( old school )难度都被改过来,很多地方刻意将它保留下来,如美国的约书亚树国家公园。如果你一个堂堂 5.11 选手没法在约书亚树的 5.9+ 上起步,不要感到太难过,毕竟那时候的人认为人类能企及的最难线路是 5.10 。


有一个办法能帮你识别老派难度和新派难度——看首攀日期。如果首攀发生在 90 年代之前,多半难度很老派,越新的线路难度越可能接近你对难度的认知。


难度会不会变?


答案是肯定的。在攀岩的世界没有独裁者,尽管首攀者具有给线路定级的权力,并不说明其他人不能改变这条线的难度。因为难度,说到底,应该被攀岩社区接受,尤其对那些具历史意义的“第一”而言。


2011 年美国女岩者 Sasha Digiulian 在红河谷(Red River Gorge)完成“纯粹想象”(Pure Imagination),当时此线的难度为 5.14d(9a),使她成为第一个完成该难度的美国女性。这条线将她的职业生涯带入云霄,说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也不为过。一年后 Adam Ondra 去美国爬时闪攀(flash)了这条线,认为它不是 5.14d ,更像是容易的 5.14c 。Ondra 走没几天,抱石大牛 Daniel Woods 也闪攀了“纯粹想象”,同意 Ondra 的降级看法。如今这条线的难度已经正式被降为 5.14c 。


↑Sasha Digiulian 攀爬“纯粹想象”。图源: Digiulian 官网。


这个例子很好地说明了难度的社区属性。国内也有一个很出名的例子。2007 年 6 月,谢卫成(阿成)和刘永邦(阿邦)先后完成阳朔雷劈山的线路“闪电”,阿成首攀后与阿邦讨论将难度定为 5.14a ,成为中国人完成的第一条 5.14 线路。三年后,阿成提出将这条线降级为 5.13d 。他在“岩蜥”论坛上如此解释:


「雷劈山的‘闪电’刚开始我觉得和大榕树的‘难度表’差不多,后来首攀后和阿邦定级是 14a , 08 年初在第二段由于有一个点爆裂,多出了一个好点,原来的难点现在基本可以休息,我之前和曾今爬过这线路的人也讨论过,觉得现在的难度估计没有 14a , 至少是没有左边的‘惊雷’ 14a 难 , 也有很多老外高手也提出这线路比较软,所以我建议降级成 13d。 」


↑ 阿成完成线路“闪电”。图片来自网络。


那么问题便来了,中国人完成的第一条 5.14 到底是什么?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正如世界上的第一条 5.15a 是什么?因为种种原因,攀岩难度永远无法绝对客观地反映一条线的真实难度,然而它却实实在在地改变了很多个体的人生。有人被推到聚光灯下,自然也有人被埋没。


难度对你而言是什么?


作为吃瓜群众,在看那些世界顶尖高手在难度上过招时,或许可以多看看难度之外的东西,毕竟这项运动也有很多其他值得关注之处。


作为攀爬者,了解难度怎么被定的,能帮你在选线时作出更好决定。尽管难度是一种直观的衡量标准,但意识到这个标准与生俱来的主观性,也能避免在难度上太跟自己过不去。如果只看难度, 5.12 选手有时会因为红点不了一条 5.11 的线而对自己愤懑不已,其实也许因为这条线首攀者的风格与你相差甚远,或者这条线被“沙包”了。


数字只是个参考。最终,不管那个数字是什么,重要的是这条线在某个方面挑战了你,找出它是什么,面对这个挑战,这样才能帮你成为一名更好的攀爬者。


我们为热爱攀岩的你们准备了各地路书

电子版路书可在岩点公众号菜单栏下载

欢迎点击阅读原文到岩点微店选购纸质路书



一入“爬”门深似海

找到一群既能正经又能疯癫的“爬友”很重要

关注岩点官方微信并留言“进群”两个字

然后你就能在岩点的“爬友”群里找到他们啦


More in 技能